中国物流信息网 >> 物流资讯 >> 数据物流 >> 正文

物流成本高在哪

发布时间:2013-8-14 15:38:11 来源:中国大物流网 浏览次数:3810

  “发展物流就是‘畅通国民经济血脉’,物流业已从‘支柱产业’到‘产业支柱’。但物流成本居高不下,最终会削弱湖北的区域竞争力!”昨日,省物流发展研究中心主任、湖北经济学院教授陶君成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直言。


  陶君成介绍,物流成本是指物流活动中所消耗的物化劳动和活劳动的货币表现,包括运输、利息、仓储、保险、货物损耗、配送、流通加工、包装、信息及相关服务费用。


  记者走访武汉、宜昌、襄阳等地,发现物流成本偏高,原因多多。


  油价上涨,直接拉升运输成本


  谈起物流成本,节节攀升的油价是企业首要吐槽对象。


  襄阳风神物流有限公司管理部负责人王巍说,燃油作为一种刚性需求,是物流企业最大的运营成本,占总成本比重近35%。自2009年以来,柴油价格共经历30次调整,其中16次上调,14次下调,每升油价总体上浮1.5元左右,直接拉升了企业物流成本。


  除了油费,路桥费和罚款也是物流企业的重要开支,约占运营成本的三分之一。据武汉华亨物流有限公司经理沈明仁介绍,公路运输是我省最主要的运输方式,长江、汉江的路桥多是我省交通的一大特点,相同情况下,运输同样货物支付的运输费用要高于其他省份,该公司每天有8辆9.6米的卡车往返于武汉、荆州、宜昌、襄阳4地,运输五金建材、生活日用等物资,平均每两天就要掏约500元的罚款。“现在搞物流,不超载、不超高,赚不到钱,这已是公开的秘密。”沈明仁说,9.6米的货车限重27吨,限高4.2米,货车超限,走高速要多交路费,如武汉到宜昌正常交500元,超限交800元左右,走国道就面临罚款危险,少则100元,多则1000元,就看要不要发票。


  配套不足,增多转运成本


  “花期测产报告显示,今年秭归脐橙预计增产30%,只怕增产不增收啊!”秭归县农业局特产中心主任吴述勇坦言,该县销售脐橙平均物流成本0.4元/公斤,约占其收购价的25%,让本来就不赚钱的脐橙雪上加霜。


  “山区路难走,二次中转过多,抬高了物流成本。”秭归县长江物流有限公司董事长韩玉顺说,秭归的村级公路大多只有3米宽,坡陡弯急,大部分农副产品只能用3吨的小农卡从村组先运到乡镇,再转大车运输。如遇阴雨天气,车无法进山,只能靠人肩挑背驼。


  此外,由于秭归没有冷链仓储中心,秭归港只发挥了“中转码头”功能,尚不具备联接坝上重庆、坝下宜昌的农副产品仓储、加工、配送能力。因此,秭归脐橙等“致富果”只能挂在枝头等“婆家”上门。“婆家”来晚了、来少了,脐橙只能眼睁睁地烂在枝头。


  “宜昌地区翻坝运输、多式联运物流平台有待加强。”宜昌兴发集团物流管理部部长黄华表示,该集团每年有6成产品经长江水运出口,用船从兴山峡口港过三峡大坝船闸到上海洋山港,每吨化工产品运费约130元/吨;而以公路运输为主的内贸货物,光从兴山运抵宜昌就要85元/吨,运至其他省份运费不低于400元/吨,水公铁物流链断层较多,去年企业物流成本达2亿元,约占营业总成本的10%。


  信息不畅,增加空转成本


  武汉峥嵘物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著荣一直在为“货找车,车找货”犯愁。


  他的公司每天要从武汉往十堰发3车货,运送汽车零配件及生活用品。由于未与当地物流集散中心信息共享,公司货车在十堰只能点对点运输,四五家企业分别送货上门,耗时近1天,车找货回武汉又要花掉1天至2天。


  王著荣表示,信息不对称,导致物流企业运输效率低,增加了货车空载率。他的公司每年约有20%的货车空车回汉,半载返程货车占90%以上。


  中国外运物流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负责人邱乐说,江苏大部分地市的物流园区都有全国联网的物流信息交易大厅,园区内的物流公司门口都挂有电子显示屏,显示屏滚动播放当地车、货信息,该信息与交易大厅数据实时交换。急着找货的货车司机能迅速捕捉当地货源,还能掌握沿途零担信息,最大限度减少货车空载率。


  然而,湖北众多物流园区仍是“小黑板”的天下,“一个人,一间房子,一部电话,一张桌子,外加租几台车子”就是一家物流公司。


  政策瓶颈,致使最后一公里成本激增


  “一车包菜从山东运到武汉,包菜售价约0.7元/公斤,运费达0.2元/公斤。”武汉白沙洲农副产品大市场蔬菜部经理刘天军说,武汉等城市普遍限制货车在城区通行,外地货车进白沙洲市场必须绕道武汉外环走青郑高速,油费、过路费加一起,要多缴约700元。另外,大部分物流企业由于改用面包车等其他方式往城区送货,造成了“最后一公里成本激增”现象。


  由于运输线路执照限制,我省物流运输存在跑冤枉路现象。“武汉是我省物流集散中心,一车从沙洋运往枣阳的货,非要先拉到武汉,再运往枣阳,多跑了500多公里。”武汉肖刚物流有限公司负责人张振清说,公司只经营沙洋到武汉的线路,是个小物流公司,由于没有武汉到枣阳的营业执照,只能舍近求远,与其他物流公司搭伙运输。


  同时,“营改增”政策调整也是加重物流企业负担的一大原因。襄阳东风合运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翟成海说,“营改增”后,物流企业税费不降反增。交通运输物流行业税率为11%,与税改前相比,税负平均增加了4.5%;仓储物流行业税率为6%,税负增加不明显。


  他反映,目前普遍存在的问题是,物流企业不易从上游企业取得增值税进项发票,由于员工工资、路桥费不能抵扣增值税,企业可抵扣的项目仅是燃油和车辆设备购置费,但40%的加油站开不了增值税发票,物流转包环节的个体户甚至连发票都没有,物流企业只能吃“哑巴亏”。


  


(中国物流信息网编辑:陈晓燕) 
更多

您可能还会关注的

欢迎申请成为新闻中心特约通讯员
   
  
(注:请您务必完整填写上述信息,以便我们做出适宜安排,详情点击》》

相关评论

条 [查看全部]
好评
0
中评
0
差评
0
返回顶部
 * 验证码:   看不清楚?换一张
       匿名发表     (内容限5至500字)     当前已经输入 0

免责声明

1、凡本网来源注明“中国物流信息网”的所有信息,版权均为中国物流信息网所有,凡在本网转载使用时须注明来源“中国物流信息网”。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;
2、本网有部分文章是为转载和企业自行提供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本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;
3、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以及内容真实性等问题,请来电或来函联系。联系电话:0571-58230606 邮箱:news@jdol.com.cn。

18个免费认证会员